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看红绿的博客

智慧理财达到财务自由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投资人。现任某互联网金融公司研发总监。 投资理财书籍《资产保卫战:一生受用的投资理财计划》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的力量——中国北方矿区农村三十年变迁(二)  

2012-03-15 08:45:47|  分类: 短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看红绿按:

       此文作者为网友杨锦麟,其近期回老家一次,感慨颇多,所见所闻,娓娓道来,细致真切,我认为有费孝通先生《江村经济》之致。

       题目为笑看红绿所加,原题目为《乡土中国30年变迁记——细节是魔鬼,真实动人心》。

 

农村篇(一)
  1.沉陷区农村
  在说我的老家农村之前,先简单介绍下沉陷区这种特殊的农村,因为这与煤矿紧密相连,是煤矿的直接作用产物。城市里有种特殊的区,叫做“棚户区”;农村里有种特殊的地,叫做“沉陷区”。
  矿工们没日没夜在地底下挖煤,农民们白日在耕地上劳作,晚上在坑头睡觉;垂直间隔几十米,宁静的农村与危险嘈杂的坑下作业只是一土之隔,却是两个世界。在天崩地裂的那一刻前,农民们是不知道他们已经莫名其妙地悲催地成为了“沉陷区灾民”,也许之前他们连“沉陷区”这三个字也不知道。
  “沉陷区”这三个字让我想起了抗日时的“沦陷区”,都谁起的名字,太有才了。总之,不管是沉陷,还是沦陷,均归是不得安稳。房子没法住了,地没法种了,煤矿作为直接肇事者,总归要给个说法,于是有了“沉陷区农民安置”。所谓“安置”,就是“上楼”,煤矿只能给他们提供个住处,却给不了他们耕种的土地。
  我家在去年以“棚户区改造”名义(还要加上退休工人福利分房,总房款两项累计减少;感谢李姥姥去年推动的保障房新政)搬进了新房,而这个小区名义上是“沉陷区农民安置工程”。在我家前面不远有排楼房,即是沉陷区农民的新家。棚户区和沉陷区,这两种特殊的“区”的“灾民”,终于住进了同一个小区里。与他们同住的,还有导致“沦陷”的“凶手们”——煤矿工人。
  沉陷区灾民即将整体搬迁,全村统统上楼,各单元已经安装好了防盗大门。而煤矿工人却住进来寥寥无几,虽说盖楼的土地由政府协调,无偿或低价转让,房价低得令人发指,均价只1.1潘;但是毕竟离坑口甚远,除了我爸这样的退休人员,上班的工人无人来住。煤矿城市的房价与地段同等重要的决定因素是离坑口的远近,上文已经说明了整个工作时间(加来回回家路)已经高达14小时,若是再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那日子过得简直比解放前的包身工还不如了。
  沉陷区灾民上楼后,住处得以解决,但是生计问题却落到了空气中,“清炒西北风”毕竟不能填抱肚子,矿上也没能力安排如此多的村民的工作问题,最多补些不多的现金罢了。
  沉陷区灾民即将搬进来了,在陌生的城市里谋生,以后的生活我都替他们发愁。不过可以预计到的是,“中华田园犬”们即将占领小区。我爱中华田园犬!

       2.农村里的“新燃料”
  现在开始正式的农村篇,启发我写这个帖子的灵感即是这个“燃料问题”。我是在农村长到小学毕业后才离开的,但是这种变化仍然令我感到惊奇。铁匠以前说过北方农村的燃料问题,这个话题没准铁匠感点兴趣。
  凭心而论,煤矿工人的待遇现在是很高的了,连我爸都说这是个好年代;而不是前面有些同学为矿工们没有分到大头而愤愤不平,大可不必,卖苦力的苦哈哈能拿到6k月薪,说到哪里都算对得起他们那身蛮力了。工人待遇的提高,导致了煤炭价格的提高;或是煤炭价格的提高,导致了工人待遇的提高。哪个是鸡,哪个是蛋,我们暂不去管它,总之是煤炭价格涨了,现在的价格是“面煤”大概7,8百一吨,而“块煤”的价格还要再多几百元,大约比十年前增长了不到两倍(了)。
  煤炭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了农民们烧火做饭竟然不用煤了!而是改用电磁炉和液化天然气(以电磁炉为主)!几乎家家户户均是如此!很明显,这不是少数人追求现代生活的欲望或是彪显富贵的做派,而是实实际际地出于精确的成本计算后的选择。我还是纳闷,直接用煤和用煤发的电,两者相比,我感觉用煤应该更合算才对。我爸解释说,家户的用煤做饭热量损失很大,另外,农村的火炉正常都是永不停歇,用火时把火搞旺,不用火时闲着也要用煤和泥相和(和稀泥的和)把炉塞上,都是要用到煤的,而用电磁炉只需要做饭时打开开关即可。除了价格更加低廉,电磁炉和液化天然气明显也更加省事,不需要人伺候。另外一个我想到的原因与农村新房有关,多年前农村盖新房已经参考城市里的居家户型等等,煤炉子放在新房子里确实显得脏,墙也容易熏黑;农村人虽说不管外部环境肮脏与否,但是自家的院子房子还是讲究干净的。
  这里再补充四个细节,细节才是魔鬼!
  首先是烧水问题。烧水和做饭现在在农村是两码事,因为开水用量很大,洗漱和喝水均需要;农民们感觉电磁炉烧水太浪费电,太费钱,太奢侈了,于是几年前,一种新型的专门用作烧水的水壶(我们那叫“茶壶”,一般为铝制或铁制)在广大农村地区流行开来,要不怎么说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呢。这种新型烧水壶样子呈中空的圆柱筒状,火在中间生起,四周围全是圆筒铁皮夹着的水;热量的使用恰到好处,利用到了极致,少有浪费,所以木材等燃料的使用量很少。而且这种新烧水壶的大小也设计得恰好,烧开的开水可以倒满3个暖水瓶(热水瓶,保温瓶),正好满足一天之用。
  家家户户在自家门前垫上三两块砖头,点着火,放上装满凉水的新型烧水壶,再往中间扔几个玉米棒子(玉米脱粒后的短木头棒棒,农村常用燃料),热水就这样烧开了。从电磁炉时代,越过了煤炭时代,又回到了草木燃料时代。
  这是“一觉回到解放前”的异象之一。(后面有之二之三等)
  第二个细节是燃料方式的改变导致了很多饮食品种的消失。还记得我在铺子里发过的专做某种叫做“抿蝌蚪”的厨房用具吗?样子很像明朝锦衣卫监狱里的刑具。我本以为只是我家这样的上楼农民家再也没有了“抿蝌蚪槽”的用武之处,没想到在广大的农村地区,这种饭食也基本将要绝迹了。原因与上楼不适用很相似,燃气灶和电磁炉都经不起做这种面食的粗蛮的用力方式,强行施之只会“锅倒、水倾、人伤”。“河捞”(又叫“抿须”,命名系统很混乱)与“抿蝌蚪”很类似,不过幸运的是,“河捞槽”有人发明了手动简易塑料装置,适合各种灶火。虽说因用力力道的减弱,导致和的面必须比以前软,进而做出来的口感大不如前,但是毕竟总归是有了传承。
  第二种消失的饭食是“闲饭”(或咸饭)。“闲饭”在铺子里介绍过,简易,营养,健康。这种饭食的消失倒不是因为电磁炉没法满足制作条件,而是制作时间过长,需要连续煮四五十分钟。农民们又觉得太浪费电,太费钱,太奢侈了。本来是大家一天三顿有两顿离不开的饭食,土得掉渣的东西,竟然身价倍增,成了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的奢侈品了,很像“蒜你狠”当道时有人提倡过的“蒜味口香糖”。
  第三种是“大红豆”和“红小豆”。这种饮食应该有全国普遍意义了吧。这种红豆不同于豆角老了以后脱荚出来的那种红豆(质地软,好煮烂),其特点是硬,难煮。以前要吃要用前,需要先在煤炭火上煮几个小时,可谓是“煮不烂的红豆”。红豆的作用是熬红豆小米粥或是与红枣一起蒸年糕。现在家家户户觉得吃红豆太奢侈了,纷纷把自家还有的红豆送人。于是村里人把红豆送给了在县城居住的大姑,大姑又转送给了我家,我妈前些天试了试,一个小时没煮熟难吃得要死,于是又打算送回村里。活像是狐狸咬刺猬,看着是块肉,却是不知道该怎么下嘴。
  第四种是“馒头”及其他,同样具有全国普遍意义。蒸馒头需要大火,时间最低也要20多分钟吧,比起炒菜来还是费火。农民们又觉得太浪费电,太费钱,太奢侈了。而且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没了永远温暖的煤炭炉子,上哪开面(发酵)去啊,尤其是在天凉天冷的时候。于是村里有了专门做馒头的专业户,在大家吃馒头或是红白喜事需要大量馒头的时候,给大家提供专业化服务。但是因为小门小户质量标准体系不健全(自家的馒头发酵得好不好,碱面放得多或少,蒸得好不好,最后都是自家吃;但是买别人的馒头,若是不好,你能不褒贬吗),而且与大厂家相比,成本明显不占优势,所以我们村里大部分食用的馒头是我开商店的三叔从省会批发贩卖回来的,我留意过生产厂家,是有QS认证的正规食品厂。
  “包子”“糖包”“豆包”等等一大堆与馒头一样需要发酵需要蒸的饮食,命运比起馒头更加不如,毕竟不如馒头更常规更普通,现在基本都处于“半隐退”状态了。
  第五种消失的饮食是“红薯面”(红薯面粉)。“红薯”是穷人的救命粮,论亩产量,普天之下,再没有比红薯亩产更高的粮食作物了。但是现在红薯的价格是多少呢?我昨天刚看,2.5元每斤。比起同宗同族的土豆兄弟,红薯的价格明显高得多。原因之一是红薯不容易储藏,冷了热了都不行,原因之二是种植红薯不易,需要挑水担到地头里面,然后一棵一棵的插秧,现在的人不乐意受那个辛苦了。我们村的红薯都是自家只种点自家吃的,还不敢说够吃,更奢论切成片,晒成干,磨成粉而成红薯面了。一大批红薯面加工的饮食已经绝迹了,我也好几年没吃到红薯凉粉、红薯抿须、红薯面条了。以前世面上还有市售的红薯粉条,现在只有土豆粉条了。“红薯面”的消失其实与燃料的改变无关,只是顺带在这里提及。直接相关的是农村农业种植方式和态度的改变,下文细说。

       第三个燃料问题的细节是土暖气和土炕。新房的修盖讲究气派、美观和现代化,所以土炕很多年前已经在新房标准配置中取消了,现在只有老又老的老人住的老又老的老房子里,才能看到了,基本上寥寥无几。不知道现在东北地区的农村还有没有那种叶文洁老师生女儿时用的那种土炕了,毕竟东北的冬天更长也更冷。
  农村冬天的取暖问题使用土暖气(中间一屋烧一个小锅炉,周围屋子窜连暖气片)解决,符合新房气派、美观和现代化的要求。烧水做饭都已经不用煤炭了,但是土暖气还必须用。缺点之一是费用高,一吨面煤七八百,一个冬天至少需要三吨,花费2000元以上,而我们家交给物业的取暖费才1000元;缺点二是费人力劳力,人要伺候火,火才温暖人,不如楼房的居民不用操烧锅炉的心;缺点三是温度不稳定,没人填煤时温度下降,每天凌晨时屋外最冷,土暖气还最不给力,屋里可以把人冻醒,这点也不如楼房的昼夜如春。
  花了更多的钱,还没享受到温暖,大家都不开心。想解决问题,还是要参考城市小区的做法,集中供暖。反正大家的房子都一家紧挨着一家,完全可以聚集在一起使用更大的锅炉,再雇人(有不差钱的户)或轮流排值班烧锅炉,每家都要单独干的事集合在一起,效果明显更高。而且更有利的是大锅炉比小锅炉燃料利用率更高,煤炭的费用花费明显比单独时更少。不过想想中国农民“不善合”,还是作罢吧。
  第四个燃料问题的细节是“特殊的燃料”塑料和橡胶。红白喜事时,需要准备几百人的饭食,电磁炉明显不够用了。直径1.5米的大铁锅是传统必备用品,这个铁锅除了烧柴,就是烧大量塑料和橡胶,有一次性塑料袋,一次性桌布,废旧汽车轮胎(这个是绝对主力),塑料类包装盒等。我明白农民的意思,既处理了垃圾废品,又利用成为了燃料,我前些天才体会到汽车轮胎烧起来,火真他妈的旺!但是单单忽略了一个重大问题,污染和毒害。轮胎和塑料烧起来,黑烟升起,刺鼻的难闻异味满空气里乱窜。令人恐惧的剧致癌物二兀英不可避免的污染环境和毒害身体。再没有替代解决方案前,不要轻易的指责或否定,于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沉默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据说这里的这个“草”字就含有燃料的意思,操办十万人军队的饭菜,不是山上地下捡几根木柴可以解决的。古代还有“冰敬”和“碳敬”等名义的腐败行贿,看来冬天的取暖问题自古有之。仔细想想农村的这些燃料方面的改变和相关一系列事物的随之变化,也真是有点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