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看红绿的博客

智慧理财达到财务自由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投资人。现任某互联网金融公司研发总监。 投资理财书籍《资产保卫战:一生受用的投资理财计划》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的力量——中国北方矿区农村三十年变迁(一)  

2012-03-13 09:03:15|  分类: 短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看红绿按:

       此文作者为网友杨锦麟,其回老家一次,感慨颇多,所见所闻,娓娓道来,细致真切,我认为有费孝通先生《江村经济》之致。

       题目为笑看红绿所加,原题目为《乡土中国30年变迁记——细节是魔鬼,真实动人心》。

       从北京暂时离开后最近呆在三四线小城市,还回老家一趟,有些所见所闻所感,拿来与众铺友分享,姑且算增加铁铺的生物多样性吧。以前关注我发言的同学应该知道我帖子里说的是什么地方,没关注过只需知道是北方即可。不解释,也不接受地名的提问(欢迎其他提问)。。
  1.煤矿工篇
  收入:
  正规大煤矿井下工人的收入可以达到6,7k了,去年退休的工人退休工资均在3k以上,可能出乎铺友的预料吧。我一个本家小叔叔(年龄比我小)属于编制外矿工,在火车上说他月收入为4k++。这几个数字都是明面收入,属于工资卡的工资,涉及人数众多,可以说没有一点水分。前段时间被逮的一个劳务承包头头短短两三年,竟能黑掉矿工200万元。
  辛苦:
  先别羡慕(说的不是铺友,是我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下面说说辛苦,与矿工相比,富士康血汗工厂什么的月夜玫瑰(某忙碌工作的铺友,注)什么的都是浮云,都弱爆了。所谓8小时工作制,大型国有企业没有理由不遵守;但是井下矿工的日平均工作时间应该在13小时以上。13小时是怎么来的呢?
  详细算算,以夜班0点班为例:晚上19点多还睡在床上的矿工大概就会被自家的婆娘叫出来,肉卤照例已做好,就等男人起床后下面条吃晚饭(夜班格外辛苦,吃好吃饱是要务);20点多吃饱喝足了上路,总要半小时时间到矿上吧;接下来是换上工作服,那可不是什么蓝领制服,外表和实际都不怎么比得上冬天的乞丐身上裹着的行头,没办法,磨损太厉害;班前会是要照例开的,不知道有没有宣誓环节;下面就要下坑了,我们这叫下井叫小坑(其实坑的叫法比井更贴合实际),别以为下到坑下了就可以开始计时工作了,这不是盖楼房时挖的那个坑,这是个“会动的坑”;想想吧,都挖了60年了,从同一个坑口下去,谁知道煤层的横断面在哪,谁知道咱们今天挖的哪个县哪个村的地底下?坐着小火车,矿工们晃晃悠悠要走1个半小时或2小时才能到工作地点site,没心没肺易入睡的和白天打麻将没好好睡的赶紧补上一觉;到地头了,开干,辛苦什么的自不多说,我好奇的是大小便如何解决,持同样好奇的同学请参考路遥大人的《平凡的世界》;另外,不能抽烟啊不能抽烟,有烟瘾的烟友在坑下辛苦干活的12小时可怎么熬过去呀;危险啊危险,很多危险隐患倒不能全归咎于领导大人,我爸说他们以前主动用泥把瓦斯(易爆气体)检测口堵上,因为瓦斯屡屡报警,全按规则走,活都没法干了,煤也出不了;“8小时工作制”终于结束了,若是碰上大大小小的事故(经常会有小问题出现),班后分析会是必须要开的,事实上,三天两头的开班后会,事故若稍微大点,两三个钟头是必须的,一字妈的会就是多;升井了,终于重见天日了,大概早上9点钟了,急着回家也不能马上回家啊,这付“尊容”还不得把老婆孩子吓死,我小时侯就被吓着过,哇哇大哭啊,黑鬼啊;接下来洗澡换衣服,你见过天天洗澡还很脏的人吗?矿工就是~~沐浴液已经普及到矿工家里的时候,矿工们洗澡仍然用原始的肥皂和透明皂,沐浴液洗不下来洗不干净;洗好澡换好衣服回到家,婆娘的饭已经做好在等着他了;赶紧吃了睡,因为今天晚上的夜班已经在前头等着他了。
  我妈说我爸以前上班那会,一整个冬天都见不着太阳;
  我爸说这是最好的年代,因为待遇提高了,以前受累也挣不到钱;我爸是在朱姥姥下岗潮中内退的。。。
  这里补充两个细节,矿工可能是中国最迷信的群体,差不多每家都烧香,渔民有妈祖娘娘保佑,我家不迷信,我不知道矿工们家家户户都拜的是哪路神仙;矿工大多不愿意进“丧房”,不愿意“抬棺材”;下情上达,加上煤矿领导的个人前程,煤矿也热衷于搞“封建迷信”活动,正月十五的花灯和焰火,别的地方难以想象的盛况,在最困难最惨淡经营的90年代后期也不例外,这份钱省不得。
  还有个细节,若是矿工“正常”钟点没有回家的话,矿工的家属就跟疯了一样,大家互相打听着,到别人家打听消息,到街上打听消息,因为瞒报消息或是出于安排事后处理的考虑,家属总是要知道确切消息晚几个钟头;想想你们家的孩子突然不见了你是什么感受就知道了;我妈就经历过多次这样的“打击”,事后证明是虚惊一场,以前没有装电话和手机,联系很不畅通;所以再二逼的矿工也会在下班后赶紧先回家报道。
  前几年矿上出特大事故的时候,我正好在家。到点不归,家属们都急坏了,不在那个班上的矿工家属也感同身受;几个小时后消息传开,20+的矿工遇难,整个矿区哀云密布。
  我们家三代矿工,我爷爷是煤尘肺,已过世;我叔叔丢了一根脚趾;我爸倒是全须全尾,还算幸运。这已经是很幸福很幸运的家庭了。 
      煤三代:
  用两个词概括煤三代,那就是:宿命和悲催。
  官员的儿子是官二代,富人的儿子是富二代,农民的儿子是农二代,穷人的儿子是穷二代。与以上“二代们”不同的是,煤矿工的儿子是煤二代,煤二代的儿子才是煤三代。经过共和国60年的发展,煤矿工的接力棒已经顺利交接到了第三代!
  我是幸运冲出煤矿的煤三代,虽然混到现在也没混出什么长短。儿子接老子的班,算是顺顺当当的煤三代,下面说两个“不顺当”的正宗煤三代。
  一个是我邻居家的儿子的故事。伟大导师熊猫曾经教导我们说,无论是做捕快还是做贼,都只求心安;不要内心一心想当捕快的,却是做了贼,或者内心一心想当贼的,却是做了捕快。其实,哪个做贼的爹都不希望儿子长大以后继续重操祖业,继续做贼;由此而论,事实上,哪个当贼的,都不是当得那么心安,说到哪里说到天上,当贼都不是个好职业,只是无奈罢了。
  煤矿工从有些角度看,还不如当贼。所以矿工们都不希望儿子长大继续下坑。这样,我邻居家的儿子毕业后,家里花钱托人走关系,进了一个政府部门,成了警察队伍中的一名交警。但是,待遇太低了,才每月1000多点工资。以煤矿立市的城市里,没有别的产业的容身之地。这点微薄薪水,买不起房子,娶不起媳妇,肿么办?转来转去,又转到煤矿工的“祖业”上去了。进煤矿下坑挖煤也不是谁想干就干的,也是要花钱走后门的;花了4万多将近5万才得了个“下坑”的资格,这还是看了咱爷辈父辈都下坑的面子上,看在走后门的硬关系上。普通农民要下坑,好象花费约8万。
  家里都两代矿工了,咱顺理成章第三代,认命吧。
  另一个是我家老乡家的儿子,比我大几岁。本来在坑上干得好好的(坑上比坑下安全),结果他那个狠心的妈非要他下坑,因为下坑比坑上挣得多。结果,没几个月后,死在了坑下。他家里的独子,他家又不缺线,怎么能让儿子下坑呢?真是想钱想疯了,别人都这么说。事后矿上赔了50多万,算是落到了钱。钱有了,人没了,还有啥用呢?
  与民工二代VS民工一代的对比有些相象,煤三代的吃苦耐劳精神比起煤二代来差了不少。和我同年龄段的煤三代,大部分都嫌煤矿工的工作苦(当然,确实是苦),上班都是硬着头皮去的(其实我爸和我叔也是,“高高兴兴上班去,欢欢喜喜回家来”只能做到后一条)。很多人拿不到类似“全勤奖”,奖金数很大的一个奖,鼓励大家积极上班。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想上班的日子!
  苦惯了的人不能放松下来,开始是几天,以后就可能是十几天,二十天。事实上,年轻的煤三代有很多忍受不了辛苦,忍受不了“苦脏累”(与“高富帅”对应),有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的直接逃离出煤矿了。于是我本家小叔叔那样的农二代来到了矿上,成为了一名编制外的矿工,渐渐取代了“正宗”的“煤三代”。
  难道“农二代”比“煤三代”还要悲催吗??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看过我上面那些触目惊心的描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富士康民工跳楼是因为富士康已经条件最好,待遇最高,再无槽可跳,所以只好跳楼;悲催的“煤三代”已经被更加悲催的“农二代”取代,到底什么样的生存状态才是“悲催”这个词的极点?!
  明天晚上讲中国农村的巨大变化,因为很多因素受到了高煤炭价格的影响,所以煤矿篇放到头里讲。
  PS:上面对8小时工作制怎么延长到实际13小时工作时间的原因,没有说明白说透,这里补充说明下。
  从晚上20点半从家里出发到第二天10点半到家,共14小时,除去所有职业都有的正常上下班时间1小时,共计13小时。这多出来的5小时,包括工作前和工作后的洗澡换装(工作前和工作后都必须洗澡,怎么跟失足妇女的工作如此相象?),工作前和工作后的动员会和总结会,工作前和工作后坐小火车到达或离开实际工作地点。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